人们总是易在经历过后才会懂得

2017年的第一场雪下的比往年的都要大,都要急。原本十几度的气温一下子降到零下六七度,人们赶紧穿上早已准备停当的羽绒服,走出温室高兴的嬉耍着初雪,嘴里还高兴的念叨着:“真是瑞雪兆丰年啊!”可是,不到两天的功夫,原本厚厚的雪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暖洋洋的太阳高高的挂在了当空,温度又变回到了之前的十几度。气温这来回的折腾,硬是把我这几年都不曾得病的身子板给掏空了。 继续阅读

我的三分之一人生(1)

1992年8月16日,在山城的一所医院里,伴随着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——我,韩晓便来到了这个未知的的世界。

 

后来听爸爸说,当初我妈妈在怀我的时候肚子比寻常孕妇的都大,致使亲戚朋友们都以为是双胞胎。但不好意思的是,最终有且仅有我一个出生了,主要是因为的肥硕的身材才使得大家有了美好的假象。后来我才知道,当初我是这所医院有史以来体重最重的一个婴儿,达到了8斤!

继续阅读